新闻资讯

NEWS

澳洲中餐厅生存调查手记

作者:发布时间:2019-07-04 09:09

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(ABS)2018年2月发布的报告,在澳洲共有约52.6万在中国出生的居民,在过去五年内增长了36%。在2016年的人口普查中,在澳洲共有超过120万人具有中国血统(Chinese ancestry)。除了这些日益庞大的华人群体,澳洲其他人群对中餐的热衷也是有增无减,使澳大利亚的中餐厅如同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绝。可是,为什么澳洲的中餐厅还是经营的越来越困难呢?请随红餐君来一起了解一下。

1. 澳洲的“真假中餐”

对于许多澳洲人来说,拆读 “幸运饼干”(Fortune Cookie)可能是在澳洲中餐厅用餐的必备环节。

这种中空的三角型酥饼遍布澳洲的中餐厅,每个客人都可在用餐后免费获得。饼干里面装有纸条,有的上面写着孔子名言的英文翻译,有的是心灵鸡汤,也有一些令人读后莞尔一笑的幽默格言。

但是这些澳洲人在有朝一日终于能去中国旅游的时候,或许会大失所望了:在中国本土的中餐厅中,根本没有类似“幸运饼干”的存在。

另外还有在澳洲中餐厅中特别流行的一道菜叫“Sung Choi Bao”(生菜包)。

这道菜在菜单上一般作为前菜供应,用肉馅和少许蔬菜炒成,并放置几片生菜叶,食用前需要用生菜把馅包起来。说来惭愧,作为一个正宗的中国人,笔者第一次食用这道菜时还得让一个澳洲朋友手把手地教。

根据网易新闻报道,2003年,英国BBC电视台主持人邓扶霞前往中国湖南考察半年,并收集当地各中餐馆菜单,但当地并没有人听过那些在海外鼎鼎有名的“中国菜”,更别说在菜馆中供应。

还有许多的澳洲中餐厅“涉猎甚广”,菜系遍布五湖四海。虽然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,但是你几乎可以在一家店品尝到亚洲各国的菜肴:日本的寿司、韩国的烤肉、印度的咖喱、越南的米粉、甚至还有新加坡炒饭…

即便打着“中餐”旗号的餐厅如此之多,但其实在许多澳洲华人聚集的区域(比如悉尼的Chinatown、Burwood、Hurstville等),还是有不少地道的中国餐厅。

而近年来随着澳洲人生活步伐的加快,煎炸油腻、高糖高盐的“中式快餐”也开始无处不在。譬如在各个购物中心美食广场(Food Court)中卖得最好的中餐之一“糖醋里脊”(Sweet Sour Pork) 。

如今这些“中式快餐”在澳洲的突出地位,或许可归因于澳大利亚美食广场中的中餐商业化。在美食广场,顾客们几乎无需等待,便可以非常优惠的价格获得中餐。而对于商家来说,油炸和预加工的食物,无疑更易于获取且易于制备。

2. 澳洲知名中餐厅近年来纷纷倒闭

根据《悉尼先驱晨报》的一项调查显示,一般餐馆开业6个月后才能收支平衡,在悉尼,餐馆因资金不足以及经营管理不善而倒闭的比率高达50%,且亚洲餐馆的倒闭率还高于此数字。

近年来,有许多声名显赫的澳洲中餐厅纷纷倒闭,有一些餐厅进入了清盘接管程序。

2018年6月,餐饮巨头、米其林星级餐厅——添好运 (Tim Ho Wan)决定退出悉尼。

在2009年,Tim Ho Wan成立。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,成长拥有超过45个海外餐厅的国际品牌,并于2015年扩展到悉尼,并一时成为悉尼“网红”餐厅,风头无限。

2018年7月, 悉尼唐人街高档餐厅外滩海鲜(Waitan Restaurant)在开业5年后宣布破产,并委任清算人处理130万澳元的债务,其中包括欠税局和新州政府财政收入办公室100万澳元。

据悉,开业前该餐厅曾豪掷1000万澳元装修,并聘请名厨John Rankin主理。外滩海鲜主要针对高端消费者,花1万澳元可享受会员资格,比如 VIP包间、代泊车等专享服务。

受中国反腐倡廉行动的影响,整个高端饮食行业大受影响,外滩餐厅也不例外,生意开始一落千丈。2017年初,外滩集团的其他董事全部辞职,59岁的孟凯成为唯一的董事,随后2018年,公司进入清算。

2018年11月,悉尼最受欢迎的中餐厅之一百福(King’s Seafood)在其中一位创始合伙人去世后突然倒闭。11月22日,在悉尼西北的Eastwood百福餐厅举行的拍卖会吸引了许多人的前来。

据销售代理商、房地产企业Savills Metropolitan Sales的大都会和地区销售副总监塔克斯沃思(Nick Tuxworth)证实,百福餐厅流拍后的售价目前为850万澳元。

为什么近几年来,中餐馆在澳大利亚的经营越来越难?

3. 在澳经营中餐厅,路在何方?

根据Ibis World最新发布的澳大利亚餐厅行业分析报告,自从2015年以来,澳洲餐厅的营业额每年都有微弱下降,其中2017-2018年的餐厅收入总额比上一年度减少0.5%。

这与经营餐厅所需越来越昂贵的租金与人力成本,金融危机下紧缩的消费需求、以及消费者们愈加挑剔的健康意识都离不开关系。

笔者查阅了一些澳洲华人社区网站上发布的中餐厅转让信息,将其稍微列举一二:

  • 位于悉尼China Town,免转让费,周营业额1.5万澳元,租金1800澳元/周;

  • 位于墨尔本Carlton区,免转让费,周营业额1.2万澳元,租金1572澳元/周;

  • 位于黄金海岸,转让费13万澳元,年营业额22万澳元,租金3.7万澳元/年。

除了昂贵的租金难以负担,还有一些中餐厅为了压缩成本不择手段,频频传出隐瞒报税、非法剥削员工的丑闻。

根据《澳洲人报》 2017年12月的报道,澳大利亚税务局(ATO)对全国各地社区“Cash-only”(只收现金)的餐馆、理发店与美容院进行了突击审查,并揭露出了这个价值2亿澳元的庞大灰色经济市场。

税务审查覆盖的主要区域包括悉尼的Cabramatta和唐人街,墨尔本的Glen Waverley,布里斯班的Sunnybank,阿德莱德的Glenelg与珀斯的CBD。其中在访问悉尼的唐人街的159次中,税务局共揭露了1830万澳元的误报交易,并追缴400万澳元的税收和罚款。

根据澳大利亚劳工维权网站Fair Work网站上 2017年2月的报道,墨尔本一家亚洲餐厅因在不到9个月的时间内“严重剥削”一位来自台湾的员工、拖欠工资超过3万澳元,而受到了10万澳元的处罚。

该餐厅的经营者承认,曾以10至11澳元的时薪支付给这位员工。

乃至如今,许多华人社区网站上,仍然有许多中餐厅发布着远远低于澳洲法定时薪(18.93澳元/小时)的招聘信息。更不必说周末加班的额外薪水(Penalty Rate),以及工伤保险(Work Cover),和养老金(Superannuation)。

除了上述报税、人员管理的乱象之外,餐厅环境的卫生与食物的健康也是许多澳洲中餐厅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近年来,澳洲消费者们对于自身体重健康问题的关心与担忧,自然而然也反应在对食物与餐厅的选择上。

据《澳洲人报》报道,乔治全球健康研究所和悉尼大学发表的“早逝之路”研究模型指出,在年轻时超重的澳大利亚人可能比年轻时正常体重的同龄人寿命少10岁。

该研究称,在20多岁时拥有健康体重的男性和女性平均寿命可再活57岁和60岁,但如果他们在年轻时体重已经达到肥胖程度,女性平均寿命将减少6年,男性平均寿命则将减少8年。对于那些严重肥胖者而言,男性和女性的平均寿命分别会减少8年和10年。

研究数据显示,自1995年以来,年轻人中严重肥胖人数增加了三倍且将继续恶化。截至2025年,成人肥胖患病率将增加至35%。肥胖现已超过吸烟成为澳大利亚可预防性死亡的主要原因。

而这对于那些对澳洲传统肉酱派(Meat pie)、披萨、中式快餐等高油高糖、浓郁酱汁执迷不悟的澳洲人民来说,也终于不得不为自己的健康做出取舍。